金门战役中唯一逃回来的战士是怎么回到大陆的?用两个篮球游回大陆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  • 来源:广西光辉公益

      1949年10月24日,解放军9000多人渡海发动了金门战役。结果大家都知道了,孤立无援的解放军面对数倍国军,全军覆没,被俘4000多人。被俘的这几千人不是去了台湾,就是最后被遣返回大陆。其中有一个战士却非常特殊,他是自己回到大陆的,竟然还是抱着两个篮球从金门游了回去。听萨沙说一说吧。

      这个战士叫做胡清河,是山东人,251团二营的卫生兵。胡清河被俘时只有19岁,却已经是参加过3年作战的老兵了。他是家里的独子,在1946年刚刚16岁时候,就主动参加解放军,开始了军旅生涯。

      胡清河参加了包括孟良崮战役在内的70多次战斗,曾经11次遇险,负伤4次。胡清河获得多次战功,包括1次一等功,在1947年参加了共产党。

      金门战役则不同,敌众我寡,弹尽援绝,岛上到处是国军。胡清河和200多战友被包围在摊头狭窄的区域,无法抵抗,只得投降。胡清河是卫生兵,没有武器,腿部还负伤了。被俘以后,胡清河曾憧憬自己的部队很快会解放金门,到时候就可以回家了。没想到,等了几个月,对岸毫无动静。

      而国军害怕这些战俘逃亡,将4000多人大部分运回了台湾。

      胡清河的运气很好,作为有技能的卫生兵,他成为军医的助理,留在了金门。胡清河思乡心切,每时每刻都在计划逃回去。

      金门距离大陆距离倒是不太远,只有几公里。但胡清河从没有在海里面游过泳,只在老家小河沟里面扑腾过。面对波浪汹涌的海洋,胡清河没有把握游回去,必须依靠漂浮物。

      自然,国军也不是弱智。他们知道这些解放军战俘靠不住,对他们看管极为严格。

      胡清河回忆:金门国军对官兵偷渡返大陆防范极严,所有能作漂浮的用品,如木板之类,都收藏得干干净净。连火房做饭的木柴也严加看管,还编上号。

      这怎么办呢?胡清河一度灰心丧气。

      很快,聪明的胡清河发现了一个好东西,绝对能够帮助他游回去,这就是篮球。

      胡清河回忆:一次我在篮球场上看别人打球,突然想到,篮球可以作救生圈使用,就设法打篮球的主意。那时国军也想到了这点,对篮球看管很严格,采取“连环保法”。也就是每连两个篮球,由两个班共同保管,5天轮换一次。球丢了,要追究两个班的责任。一个男人泅渡靠一个球是不够的,有两个才行。

      自然,有了篮球也不行,还要掌握金门的潮汐变化。金门一个老百姓告诉他潮汐的规律。胡清河仔细观察很久,终于有了把握。

      胡清河回忆:金门湾五天一小潮,十天一大潮,初一小潮,十五大潮。泅渡的时机当然以涨大潮为最好,因为涨大潮时海水把沙滩都淹没了,一直涨到岸边,只要从岸边跳下水,即可开始泅渡,不易被发现,如果是小潮或退潮,就在沙滩上跑一段路,暴露的可能性就大一些。

      一切准备完毕,胡清河终于行动了:我恨不得立即走,但时机总是不对。一个姓徐的战友逃走后被抓回来,被国军抓住处决了。我一直挨到1950年8月3日,终于等到了机会。那天是涨大潮的日子,又恰好轮到我们连保管篮球。于是中午时分,趁那两个班不在宿舍的时机,悄悄进屋把那个篮球放了气,取出球胆,又把球壳撑圆,放回原处。从中午到晚上,这段时间一般没人打球,球胆丢了不易被发现。回到班里,也依法炮制,取出另一个球胆,然后把两个球胆和绷带贴在腹部,外面用腰带勒紧。国军的腰带宽,别人看不出腰部藏着什么东西。

      胡清河又回忆:这一切工作准备好,开晚饭时,我趁别人忙着吃饭的混乱时机,假装要去大便,悄悄离开营区。我顺着一条早已察看好的小沟,猫着腰迅速地冲到海边。此刻,海水已经涨满了沙滩。机不可失,我解下腰带,把两个球胆吹鼓,系在旧带的两头。随后又把衣服帽子都脱下扔了,只剩下短裤。我把绷带绑在赤裸裸的胸前,就向海水深处趟去。一会儿,两个球胆就像救生圈一样把我托在水面,顺着开始退潮的海水,向远处漂去。这天天气挺好,风也不大,大约游了两里多路,回头望望,快看不清岸边了,才松了一口气,就在这时,在头顶上响起一阵激烈的枪声,急促而沉重。我顿时心头一沉,马上意识到,国军已经发现我逃跑了,而且知道我的去向。如果他们用快艇追来,那我就完了。这样一想,我就拼出全身力气。向自认为大嶝的方向猛游。不过,显然国军并不知道他在哪里,这阵射击是乱射。

      12小时后,筋疲力尽的胡清河终于游到了大陆。他回忆:第二天拂晓,经过12小时的漂游,终于游到了大陆海岸。因为天未大亮,海滩上静悄悄的,没有一个人影,这时我已筋疲力竭,倒在了沙滩上……大约过了一小时,我感到肚子饿得难受,就又爬起来向前走。这时离岸不远的一个地堡内的哨兵发现了我,大喊一声:“谁?干什么的?”用枪对准了我。我连忙回答:“别开枪,我是28军84师的”哨兵显然不相信我的话。我当时身上只穿一条短裤,手中还提着两个球胆,哨兵以为是爆炸物,不敢靠近,命令我扔到地上。球胆在地上蹦哒了几下,他们这才放心。很快,这个单位的连长出来了,他拉着我的手说:“同志,你受苦了!”他这句话引出了我一大串泪水。

      作为唯一游回来的战士,胡清河做梦也没想到以后发生的事情。

      胡清河被审查了3个月,没有发现变节证据和特务嫌疑。即便如此,他仍然被开除军籍,留党察看。胡清河回到家乡镇上一个卫生所,担任普通卫生员,一干就是30年。

      文革期间,他被当做间谍、特务、叛徒遭到批斗,开除公职。直到1985年,胡清河才被平反,恢复了党籍。

      即便如此,胡老之前每个月退休工资不过几百元,生活非常清贫。看到那些从台湾回来的战友(在金门被俘的解放军战俘,选择去了台湾)穿金戴银,还被政府尊称为台湾同胞,胡清河有些心里不平衡。

      不过,每当有人问胡清河是不是后悔回来,他却斩钉截铁的回答:不后悔!比起那些战死在金门的战友们,我娶了媳妇又生了孩子,已经很好了。

    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